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對所有女性疾病中,最難以治療的疾病就以子宮肌腺症莫屬,由於它是生長在子宮肌肉內層的良性腫瘤,但對於想要保留子宮又希望能減少痛楚的女性來說,常常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的事。

子宮肌腺症是所有女性疾病當中最難纏的一種疾病,也是最容易影響生育的一種子宮內膜異位症,它的發生原因和其他的子宮內膜異位症其實是相同的,...

難纏但卻可以預防的子宮肌腺症問題

January 11, 2018

1/10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葛根中藥記載(3)

《本經》

葛根為豆科植物野葛或甘葛藤的乾燥根。多係野生。前者全國大部分地區均產,後者主產於我國西南及華南地區。原植物生於山野路邊或草叢中。喜溫暖氣候,耐寒,以土層深厚、肥沃、疏鬆的夾沙土最宜生長。味甘、辛,性涼。歸脾、胃經。功效解肌退熱、生津止渴、升陽透疹、止瀉、解酒。臨床用名有葛根、煨葛根、葛粉。

《神農本草經》

味甘,平。主治消渴,身大熱,嘔吐,諸痺,起陰氣,解諸毒。

《名醫別錄》

無毒。主治傷寒中風頭痛,解肌發表出汗,開腠理,療金瘡,止痛,肋風痛。生根汁,大寒,治消渴,傷寒壯熱。

《本草拾遺》

生者破血,合瘡,墮胎,解酒毒,身熱赤酒黃,小便赤澀。

《藥性論》

臣。能治天行上氣嘔逆,開胃下食,主解酒毒,止煩渴。熬屑治金瘡。治時瘡,解熱。

《日華子本草》

冷。治胃膈熱,心煩悶,熱狂,止血痢,通小腸,排膿,破血,傳蛇蟲嚙。

《開寶本草》

味甘,平,無毒。療傷寒中風頭痛,解肌發表出汗,開腠理,療金瘡,脅風痛。生根汁,大寒,療消渴,傷寒壯熱

《開寶本草》

仲景葛根湯,以其主大熱、解肌、發腠理故也。

《本草衍義》

大治中熱、酒、渴病,多食行小便,亦能使人利。病酒及渴者,得之甚良。

《藥類法象》

治脾胃虛而渴,除胃熱,善解酒毒,通行足陽明經之藥。

《藥性賦》

味甘,平,性寒,無毒。可升可降,陽中之陰也。其用有四:發傷寒之表邪,止胃虛之消渴;解中洒之苛毒,治往來之溫瘧。

《湯液本草》

陽明經引經藥,足陽明經行經的藥。

《象》

云:治脾虛而渴,除胃熱,解酒毒,通行足陽明經之藥。

《心》

云:止渴升陽。

《珍》

云:益陽生津,勿多用,恐傷胃氣。虛渴者非此不能除。

《本草》

云:主消渴,身大熱,嘔吐,諸痺,起陰氣,解諸毒,療傷寒中風頭痛,解肌發表出汗,開腠理,療金瘡,止痛,脅風痛。生根汁:寒,治消渴,傷寒壯熱。花:主消酒。小兒熱,以葛根浸,搗汁飲之良。
東垣云:葛根甘平溫,世人初病太陽證,便服葛根升麻湯,非也。
朱奉議云:頭痛如欲破者,連須蔥白湯飲之。又不已者,葛根蔥白湯。
易老云:用此以斷太陽入陽明之絡,即非太陽藥也。故仲景治太陽、陽明合病,桂枝湯內加麻黃、葛根也。又有葛根黃芩黃連解肌湯,是知葛根非太陽藥,即陽明藥。

《食療》

云:葛根蒸食之,消毒,其粉亦甚妙。

《衍義》

云:治中熱酒渴病,多食行小便,亦能使人利。病酒及渴者,得之甚良。
易老又云:太陽初病,未入陽明,頭痛者,不可便服葛根發之。若服之,是引賊破家也。若頭顱痛者可服之。葛根湯,陽明自中風之仙藥也。

《本草》

又云:殺野葛、巴豆、百藥毒。

《本草發揮》

成聊攝云:本草云輕可去實,麻黃、葛根之屬是也。以中風表實,故加二物於桂枝湯中也。
潔古云:治脾胃虛熱而渴,解酒毒,通行足陽明經。《主治秘訣》云:性寒,味甘,氣味俱薄,體輕上行,浮而微降,陽中陰也。其用有四:止渴一也,解酒二也,發散表邪三也,發散小兒瘡疹難出四也。益陽生津,不可多服,恐損胃氣。

《本草綱目》

輕可去實,升麻、葛根之屬。益麻黃乃太陽經藥,兼入肺經,肺主皮毛。葛根乃陽明經藥,兼入脾經,脾主肌肉。故二味藥皆輕揚發散,而所入迥然不同也。 散鬱火。 生葛根重解肌清熱,煨葛根重升清止瀉。

《本草經疏》

葛根稟天地清陽發生之氣,其味甘平,其性升而無毒。入足陽明胃經。解散陽明溫病熱邪之要藥也。故主消渴,身大熱,熱壅胸膈作嘔吐。發散而升,風藥之性也,故主諸痺。生氣升騰,故起陰氣。甘者,土之沖氣,春令少陽,應兼微寒,故解諸毒,及《別錄》療傷寒中風頭痛,解肌發表,出汗開腠理。甘能和血而除熱,故又主療金瘡止痛,及脅風痛也。 簡誤:傷寒頭痛,兼項強腰脊痛,及遍身骨疼者,足太陽也,邪猶未入陽明,故無渴證,不宜服。五勞七傷,上盛下虛之人,暑月雖有脾胃病,不宜服。

《本草蒙筌》

味甘,氣平、寒。氣味俱薄,體輕上行,浮而微降,陽中陰也。無毒。殺野葛巴豆百毒,入胃足陽明行經。療傷寒發表解肌,治肺燥生津止渴。解酒毒卒中,卻溫瘧往來。散外瘡疹止疼,提中胃氣除熱。花消酒不醉,殼治痢實腸。生根汁乃大寒,專理天行時病。止熱毒吐衄,去熱燥消渴。婦人熱悶能蘇,小兒熱痞堪卻。

《本草乘雅》

外陽內陰,有三陰漸長,化炎熱為清涼之象。讀本經主治,合仲景葛根湯法,此從陽明中治之氣化藥也。謂陽明之上,燥化主之,不從本氣之四氣,標陽之二陽,從乎中見太陰之濕化者,如消渴身大熱,及闔逆,或熱逆之嘔吐,與邪鬱,或熱鬱之諸毒,此正中見之陰氣勿起,致令陽明之上,燥涸殆甚。葛藤延蔓顯明,葛根陰潤在中。具備陽明上中下之全體者,無出其右。故能從乎中治以撤諸痺,痺撤則中見上下,各各從令,此以化合化,亦以化逆化也。假以治本,偏於風盛,以風木必動脾土之濕化,使脾土運行,風斯息矣。亦不必另配甲己,方始化合,亦不必轉生子金,以復母仇,即本有辛味可作甲,兼甘可作己,濕化亦己,形似肌腠亦己也。白色可作金,味辛亦金,腥臭亦金,藤絡堅勁亦金也。假以治標,偏於二陽,二陽即陽明也。論部署,己深入首太陽之次陽明,論形層,己深入一膚二皮之肌分,若邪停太陽之部署,亦必太陽之陽明,若邪停太陽之形層,亦必太陽之肌分,即正陽陽明,亦屬外證延蔓之邪,非內證堅凝之實,但體性陰潤,或寒本濕本主氣,及寒化標陰專令者,所當避忌,或邪在部署之首,而非風木本盛,或邪在形層之膚,未成轉熱之勢,未有不致冠至者。世人不但目為輕淺,且以之從治嚴寒,恐非所宜也。

《藥性解》

葛根,味甘,性平,無毒,入胃、大腸二經。發傷寒之表邪,止胃虛之消渴,解中酒之奇毒,治往來之溫瘧,巴豆、百藥毒。 按:葛根療熱解表,故入手足陽明。若太陽初病未入陽明而頭痛者,不可使服以發之,恐引賊入家也。又表虛多汗者禁用。

《藥鑒》

氣平,味甘,氣味俱薄,無毒,升也,陽中之陰也。發傷寒之表邪,止胃虛之消渴。解中酒之苛毒,治往來之溫瘧。能住頭疼,善疏瘡疹。入柴胡療肌表,功為第一。同升麻通毛竅,效實無雙。其汁寒涼,專理天行時疫,且止熱毒吐衄。其粉甘冷,善解酒後煩熱,更利二便燥結。花能醒酒不醉,殼能治痢實腸,誠陽明聖藥也。痘瘡不起者,予用之立起,何哉?蓋因肌肉實,腠理密,不得通暢,故痘出不快耳。今得葛根一療解,一疏通,此肌肉暢而腠理開,其痘立起矣。孕婦所忌。

《景岳全書》

味甘,氣平寒。氣輕於味,浮而微降,陽中微陰。用此者,用其涼散,雖善達諸陽經,而陽明為最。以其氣輕,故善達諸陽經,而陽明為最。以其氣輕,故善解表發汗。凡解散之藥多辛熱,此獨涼而甘,故解溫熱時行疫疾,凡熱而兼渴者,此為最良,當以為君而佐以柴、防、甘、桔極妙。尤散鬱火,療頭痛,治溫瘧往來,瘡疹未透,解酒除煩,生津止渴,除胃中熱狂,殺野葛、巴豆、毒箭、金瘡等傷。但其性涼,易於動嘔,胃寒者所當慎用。

《本草備要》

輕宣解肌,升陽散火。 辛甘性平,輕揚升發,入陽明經。能鼓胃氣上行,上津止渴。風藥多燥,葛根獨能止渴者,以能升胃氣,入肺而生津耳。兼入脾經,開腠發汗、解肌退熱,脾主肌肉。為治脾胃虛弱泄瀉之聖藥。經曰:清氣在下,則生飧泄。葛根能升陽明清氣。療傷寒中風、陽明頭痛,張元素曰:頭痛如破,乃陽明中風,可用葛根蔥白湯;若太陽初病,未入陽明而頭痛者,不可便服升葛湯發之,反引邪氣入陽明也。仲景治太陽、陽明合病,桂枝湯加葛根、麻黃;又有葛根黃芩黃連解肌湯,是用以斷太陰入陽明之路,非太陽藥也。血痢溫瘧,丹溪曰:凡治瘧,無汗要有汗,散邪為主,帶補;有汗有無汗,扶正為主,帶散。若陽瘧有汗,加參、芪、白朮以斂之;無汗,加芩、葛、蒼朮以發之。腸風痘疹。能發痘疹。丹溪曰:凡斑疹已見紅點,不可更服升葛湯,恐表虛反增斑斕也。又能起陰氣,散鬱火,解酒毒,葛花尤良。利二便,殺百藥毒。多用反傷胃氣。升散太過。 生葛汁大寒,解溫病大熱,吐衄諸血。

《本經逢原》

葛根性升屬陽,能鼓舞胃中清陽之氣,故《本經》主消渴身熱嘔吐,使胃氣敷布,諸痺自開。其言起陽氣解諸毒者,胃氣升發,諸邪毒自不能留而解散矣。葛根乃陽明經之專藥,治頭額痛、眉棱骨痛,天行熱氣嘔逆,發散解肌,開胃止渴,宣斑發痘。若太陽經初病,頭腦痛而不渴者,邪尚未入陽明,不可便用,恐引邪內入也。仲景治太陽陽明合病自利,反不利但嘔者,俱用葛根湯。太陽病下之,遂利不止,喘汗脈促者,葛根黃芩黃連湯。此皆隨二經表裡寒熱輕重而為處方,按證施治,靡不應手神效。又葛根蔥白湯,為陽明頭痛仙藥。斑疹已見點,不可用葛根、升麻,恐表虛反增斑斕也。又葛根輕浮,生用則升陽生津,熟用則鼓舞胃氣,故治胃虛作渴,七味白朮散用之。又清暑益氣湯,兼黃柏用者,以暑傷陽明,額顱必脹,非此不能開發也。 花能解酒毒,葛花解酲湯用之,必兼人參。但無酒毒者不可服,服之損人天元,以大開肌肉,而發泄傷津也。

《本草崇原》

葛根延引藤蔓,則主經脈,甘辛粉白,則入陽明,皮黑花紅,則合太陽,故葛根為宣達陽明中土之氣,而外合於太陽經脈之藥也。主治消渴身大熱者,從胃腑而宣達水穀之津,則消渴自止,從經脈而調和肌表之氣,則大熱自除。治嘔吐者,和陽明之胃氣也,治諸痺者,和太陽之經脈也。起陰氣者,藤引蔓延,從下而上也。解諸毒者,氣味甘辛和於中而散於外也。 元人張元素曰:葛根為陽明仙藥,若太陽初病,未入陽明,而頭痛者,不可便用升麻、葛根,用之反引邪入陽明,為引賊破家也。愚按:仲祖《傷寒論》方有葛根湯,治太陽病,項痛強幾幾,無汗,惡風。又治太陽與陽明合病。若陽明本病,只有白虎、承氣諸湯,并無葛根湯證,況葛根主宣通經脈之正氣以散邪,豈反引邪內入耶。前人學不明經,屢為異說。李時珍一概收錄,不加辨證,學者看本草發明,當合經論參究,庶不為前人所誤。

《本草求真》:

﹝批﹞入胃升陽解肌,退熱生津。 葛根專入胃,兼入脾。辛甘性平,輕揚升發,能入足陽明胃經鼓其胃氣上行,生津止渴。汪昂曰:風藥多燥,葛根獨能止渴者,以其能升胃氣入肺而生津耳。兼入脾經開腠發汗,脾主肌肉。解肌退熱。緣傷寒太陽病罷,傳入陽明,則頭循經而痛,胃被蔽,而氣不得上升,入肺則渴,胃主肌肉,氣不宣通則熱,故當用此以治,俾其氣升津生,肌解熱退,因其體輕故解肌,因其氣升故生津。而無復傳之勢矣。時珍曰:本草十劑云,輕可去實,麻黃、葛根之屬。蓋麻典乃太陽經藥,兼入肺經,肺主皮毛。葛根及陽明經藥,兼入脾經,脾主肌肉。所以二味藥皆輕揚發散,而所入迥然不同也。繡曰:麻黃入肺而不入脾,因其中空象肺之故。葛根入脾而不入肺,因其體輕蔓延,週身通達象肌之故。但葛根一味,必其於頭額夾之處,陽明經行於面額。痛如刀劈,方謂邪傳陽明,其藥可用。張元素曰:頭顱痛如刀破,乃陽明中風,可用葛根蔥白湯。若使未入陽明,又是引邪內入,不可用也。即邪在太陽而略見於陽明,則以方來之陽明為重,故必用葛根以絕其路。仲景治太陽、陽明合病,桂枝湯加葛根、麻黃。又有葛根黃芩黃連解肌湯,是用以斷太陽、陽明之路,非太陽藥也。若使陽明症備,而止兼有太陽,則又以未罷之太陽為重,故又不用葛根,且陽明主肌肉者也。而用乾葛大開肌肉,則津液盡從外泄,恐胃愈燥而陰立亡。至於疹痘未發,則可用此升提。酒醉則可用此解醒,火鬱則可用此升散,但亦須審中病輒止,如丹溪云:治瘧無汗要有汗,散邪為主帶補,有汗要無汗,扶正為主帶散。若陽瘧有汗,如參、芪以斂之;無汗如芩、葛、蒼朮以發之。不可過用,以致胃氣有傷也。如丹溪云:斑疹已見紅點,不可更服升葛湯,恐表虛反增斑斕。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Follow Us

I'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. Watch this space!

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

陳志明  博士

Dr. Balance Chen 

我們以研究並推廣人類因為慢性缺氧問題,所引發的諸多慢性疾病為努力目標

 聯 絡 我 們 

社群及版權宣告

本網站及旗下網站內容版權屬本中心所有,未經同意,盜載必究